旧文,最早发表于2016-05-25《假行僧》公众号

640-2.jpeg
先用一张演出和观众的合照开场.

一个半月前,朋友邀约,一起去跑个马拉松怎样,我犹豫片刻,最终也没能完全定下来,虽然一直想参加一个马拉松体验一下,虽然我身边好多曾经一起骑行的朋友都去到处跑马,主要是比较担心自己跑不下来,虽然有过长途的骑行经历,虽然平时玩户外徒步,从小运动体质也不错,最终在朋友再三邀约下,报了个半马,还是比较有把握能跑完的,成绩没关系,我知道,我不会是最差的那一个。
然而提前一个月开始锻炼,第一次跑了七公里,感觉挺累,但还能跑,第二次一口气跑了十五公里,累趴,第三次跑过,全身疼痛,感觉状态不佳,最终奇迹般的爆发了急性咽炎(第一次出现,一开始也不知道是咽炎),严重程度自己都很难接受,这一病,竟然接近一个月,因此,接下来的时间完全不能锻炼,一直到准备参加比赛的前两天。

因为要筹备马拉松前一天晚上的沙滩音乐节,我自己也是表演嘉宾,嗓子还很是不妥,紧张排练了两次,终于第一天晚上睡眠三个小时后驱车抵达海陵岛,并未落脚便又紧张的进入彩排,演出环节,现场上万名热情的观众使得我们卯足了劲,十分卖力,演出非常成功,在此感谢主办方中体文化的合作,我们也希望户外运动和音乐能趋势性的结合,产生一个新的化学作用。当晚,依然是睡了三个小时。

640-3.jpeg
参赛前朋友一群YY的主播们(我被拉去合影).

闹钟将我吵醒,困意,加上早晨的冷,内心并没有别人那么兴奋,开始踌躇着下楼吃早餐,跟着人流找到了起跑点,甚至连热身动作都没有做,便开始了长达21公里的半马跑。好多人,多得冲不到前面,跟在别人身后的汗味让我一阵干呕(摩羯的洁癖……),我当即大脑的反应是下次还要不要跑呢,锻炼有很多种方式,而马拉松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。长达一公里的上坡,好多人慢了下来,甚至徒步上坡,而我没有停下来,也没有心情拍照,合影,看风景,风景是短暂的,人生(道路)是漫长的,大多人都没带任何设备,而我带着刚买的小鹰水壶包,还是挺激动的,但渐渐发现,沿途不断的供水补给,完全可以减轻一壶水的重量,但我想,我这样是健康的,至少不会浪费一个一次性杯给环境造成污染,我甚至想呼吁所有跑马的人都自带水壶,不仅负了重而且环保,只在更加稀陋的补水点装满水壶即可,虽然有些不现实。跑过八公里,我开始有些累了,不知是没完全留意(其实我一直在找),还是真的没有,我问过志愿者后知道是第九公里了,虽然很累,然而还是斗志昂扬,每次设前面一个衣着比较特别好认的人作为我的冲刺目标,超过一个,再超过一个,不断地尽量超越,当然,可能我也被作为了超越对象,就前面那个小鹰背包的家伙……因为也不断有人在超越我。

640-4.jpeg
辛苦忙碌的志愿者(配图:阳江新闻网)

太阳愈加强烈,好在转过一个湾后马路左侧有了熙攘的树荫,所有人都被引导到树荫一边,只有志愿者和救护人员在马路右边晒着太阳,他们不停地忙碌着,或许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天空的太阳,因为十几公里过后,好多人状态开始变差,有的人抽筋,有的人累了。

“17KM,跑过的路不会骗你”,一块赛事提醒牌赫然写着这样的标语,当然,全程都在提醒,只不过我这时候才有时间留意,从起点的一刻我就耳朵塞上耳机,享受着音乐的动力,但我的大脑还是非常活跃,偶尔去注意耳边响起的是什么歌曲,更多时间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,跑马的意义究竟是什么。直到17KM的赛事标语牌出现我仍然在思考,忽然,路边一个跑步者在帮另一个跑步者做着拉伸动作,被帮助者坐在地上,我知道,这是肌肉僵硬,稍作调整可以继续跑,而前方不远处一个,两个,三个志愿者冲了过去,他们表情紧张,大概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,至此,我的泪水打满了眼眶,我是一个感性之人,也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,我会用天使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,无亲无故的志愿者,他们甚至不懂马拉松意味着什么,然而却因为使命和职责,尽管根本无关紧要的状况,我想,这该算马拉松的一大意义所在了吧。

640-5.jpeg
辛苦忙碌的医疗工作人员(配图:阳江日报)

18公里的时候,我的脚开始明显感觉的僵硬,没有弹性,而且脚踝开始不舒服,我心里大概明白,脚的极限(应该和跑步姿势有很大关系)开始来了,我停下来喝口水,脚尖放在地上转一转,尽量让脚踝做与跑步姿势不一样的动作缓解肌肉疲劳,但并不能停留太久,不断有人超过我,而且我想在11点颁奖之前赶到终点,不是想看颁奖,而是觉得既然11点是颁奖时间,那至少11点前就是马拉松的正常大概完成时间,如果在颁奖后抵达终点,肯定就是很慢的一类了,于是又继续上路,数万人的规模场面,期间我讲话不超三句,更多的话是在内心对自己讲,身边那么多人却面对的只有自己,我曾有过长途骑行的经历,我喜欢一个人上路,数十天面对自己,除了吃饭住宿聊天外其他时间都是在面对自己的内心,发现自己,了解自己,反省自己,而马拉松正是那种状态,我想这就是马拉松的第二个魅力所在。

右脚开始不听使唤,变得疼痛起来,我知道,这样一直坚持对脚不好,如果伤的比较重,还会影响到以后,搞不好再落下个病根,但前方还有三公里,应该不会大碍,实在忍不住再说,于是我一边跑着,一边把重力放在了左脚上,可跑了不一会左脚发现也开始疼,显然两只脚踝都即将达到普通状态的极限,我只能在心里继续琢磨,还有什么方法能缓解状态而不停下脚步,还真又悟出一种脚法,调节小腿的发力点,缓解脚踝的机械动作,就这样熬过两公里,大概还有一公里的样子,走也该走过去了,于是真的走了起来,小步走太慢,开始尽量大步走,走了没200米脚踝开始累疼,这下连走都有困难了,如果是全马,看来真的要爬了,好在周边的志愿者有人说还有300米,有人说还有100米,不管是忽悠还是骗,转过弯,看到了终点,当然,是跑过终点的,终点的时间显示2小时39分。

640-6.jpeg
终于跑到终点,战战兢兢地找人帮拍了两张照片,没人在终点等我(哭)

640-7.jpeg
血染的风采,汗染得奖牌

一次又一次的马拉松,跑过广州,跑去香港,跑往韩国,跑到海陵岛,那些跑马拉松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比赛,不同于任何比赛,他们不为绝对荣誉而战,而为战胜自己,一次又一次的坚持,一次又一次的刷新,或许那些挂在墙壁上的奖牌,可以没有名字,但每一个都淋满了汗水,当有人问起,我笑而不语。

由衷的向跑全马的同志们致敬,你们不但挑战了自己,为社会环保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做出了贡献,你们还在引导一种潮流风向,有多苦有多累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同样收获有多少,也只有我们自己知晓!我会继续跑,不断挑战自己,不断突破自己,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这项积极健康的运动。

Tags:假行僧, 海陵岛, 马拉松, 跑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