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状态时好时坏,最主要是因为梦想和现实之间的冲撞吧,以及对这个“这个世界还会好吗”的绝望。从两三个月前一直在跟《中国通史》,央视纪录片100集,目前看到第六十七集,一集不拉,虽然某些能看懂,某些还是无法看懂,最近讲南宋的时候讲到欧阳修,王安石等时,旁白读着他们的诗词,我竟哭得一塌糊涂,优美的古文字,忠烈的腔调,为之感动,为古人的“一片忠心”而感动,以至于一直觉得简体字以及现代语法,破坏了韵味,也变得俗不可耐。比如我们挺的音乐,用中文表达,似乎就变成网络歌曲,用英文表达,马上感觉高雅很多,再看看粤语的表达方式,同样美丽,这不是崇洋媚外,为什么说法语是最适合谈恋爱的语言,也就是这个道理,简体中文当更多人的学会了认字,但也同样,让知识变得慵俗。

昨天晚上看了《音乐之声》的电影,是一部拍摄于60年代著名的音乐剧,同样被里面的古典乐所震撼,听得眼眶湿润,哪怕是那首曾以为儿歌的《雪绒花》(翻译),也似乎明白了音乐的渊源,古典乐的魅力。而我们当下做的无论是摇滚还是嘻哈,和古典比起来,那都是一个是专业的,一个是街头耍猴的。

我说的南宋古词和古典音乐这两件事是想说,这些东西在之前年纪看来都不在兴趣之列,然而这个年纪却完全能理解其中的韵味,未必是成长了,但一定是老了。忽然变得厌烦了生活中的一切,一切嘴脸,一切装,再想想自己的初衷,自己的坚持,特别泄气,我也可以改变,我不能变得游刃有余但我至少可以变得势利,变得向生活妥协,而且我还可以告别这个世界,我改变不了世界,但我可以不陪世界玩儿,然而。

将手机退出微信,不再接收消息,不再更新朋友圈,随意走着,有口饭吃,有音乐做,有趣味性,有其自生的价值,这样不挺好的吗,然而。

Tags:梦想